发型设计

让布料陷入花缝_在公车上用点力恩_

更新时间:2021-09-26 11:20:07
本文是关于让布料陷入花缝的最新文章以及办公桌流淌的蜜汁精彩内容充分展示布料,公车上,用点力恩等男女朋友间发生的搓粉抟朱,痴云腻雨不乏春风一度的情感往事

姚总,要知道我刚才可是跟李雪儿说要送你回去的,如今你要是拒绝的话,她会怎么想?”

  一脸微笑的道出了威胁力十足的话,我还真是无耻。

  心中想着这些,姚遥眼睛咕噜的转了一圈,当下便作了决定。

文学

  行,那你就跟着吧。”

  是吗?这不就对了。”

  还想轻佻,不料却让姚遥给拦了下来,我当下便也住了手。

  没办法,门外还有一个李雪儿呢。

  从椅子上起来,让到了一边,直接做了一个手势,服务态度十足道:姚总,请。”

  哼,虚情假意。”高傲的抬着头,姚遥一脸高傲的走了出去。

  咳咳咳,雪儿,你怎么还在这?”

  十足十的打脸,说的就是姚遥老师

  好笑的望着跟前这一幕,深怕李雪儿等下又说错什么坏自己好事的我,立马便上前了几步。

  李经理,怎么还没走?我送姚总回去呢,难不成你也需要我送?”

  一脸意味不明的笑意再加上那双侵略非常强的眼睛,当下便使李雪儿的心砰砰乱跳了起来。

  猛的便往墙边靠去,如同受到刺激一般,急急道:不了,天色也不早了,姚总你们快点走吧。”

  呵。”

  刻意的笑了两声,我当下便扯着还在发愣的姚遥从李雪儿所让出来的道上离了去。

  不是,你怎么.....”

  先上车再说。”

  这公交车已经停了许久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我当机决断的把刚反应过来的姚遥给推了一把,自己也快速的紧跟了上去。

  果然,不差分毫,在二人上车的瞬间,车门也紧跟着关了起来。

 好险,好险。”

  我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姚遥从我的脸上看到慌张之色。

  怎么了?赶着投胎啊!”

  冲着我翻了个白眼,姚遥嘴不饶人道。

  是啊是啊,再晚一步,咱们就都不用回去了,老师你就等着和我一起去开房睡吧!”

  似乎是没有料到我竟然会有如此一说,姚遥有些惊讶。

  怎么着?难不成这是最后一趟?”

  当然,难道你没坐过公交车啊?”

  啧啧称奇的道了这么一句,我直接拉起了姚遥的手亲了一口,赞道。

  不愧是姚总,手这么好看,水灵灵的,也就难怪不认得最后一趟公交车了。”

  耳边听着我那油嘴滑腔的话,再想想自己的却很少坐公交车,姚遥不由的觉得自己很是可耻。

  偏偏我算定了她药效未过,吃定了她。

  就在这无人的公交车上,姚遥在自己矛盾的心理击垮下,仍然接受着我那来自灵魂的拷问。

  单单是抚摸就怎么舒服,她想要更多……

  此时的姚遥早就忘了之前李雪儿的古怪,如今她的情绪完全被欲望所掌控。

  姚总,舒服吧?”

  带着魅惑的声音传来,专属于男性的气息越靠越近,渐渐的击溃了姚遥心中那最后的一丝理智。

  脑海中的欲望将要侵占她所有理智,仅存的羞愧感,让她保持清醒着。

  此时理智被药效渐渐埋没在了心底最深处。

  她需要更多,她想要更多。

  伴随着我在我身上抚摸的花样越来越多,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渐渐的没了羞耻。

  最后,要不是我担心事情会暴露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可能连开车的司机都会被吸引过来。

  呵,嘴巴里面说着不要,身体却诚实得很。”

  没想到平常高冷的美女总裁,私底下也是个让人一碰就浪的骚蹄子。”

  我难掩兴奋的道了这么两句,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为下车后的计划作着努力。

  而姚遥,在我的猛烈攻击下,理智越来越散,双眼越来越迷离。

  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就在我以为今晚可以把姚遥给搞到手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铃铃铃……”

  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反应差一步的我,望着瘫倒在自己身上的美女总裁,已经恢复了清明,顿时便有些苦笑。

  我,我接个电话。姚遥深吐出一口浊气,连忙推开我,拉开距离之后,从挎包里取出手机,一看竟然是自己老妈赵鸣凤打过来的。

  脸色变幻了好一阵儿,这才接听:喂,妈……嗯,我没有在家呢,在公司里,还有点事……什么?你和爸过来了?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就赶回去。”

  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不过,当听到老妈说要过来自己家时,姚遥的心中竟然有点失望。

  居然会有失望于不能跟我独处了,自己这是怎么了,羞耻心呢。

  使劲的拍了拍自己的脸,用力的晃晃了脑袋,把这种犯贱般的想法抛出了脑外后,继续跟自己老妈说了几句杂然无味的家常话,便挂了。

  目光盯着手机许久,姚遥感觉到了今天的自己很是不对,好像……

  努力的回想着什么,却发现记忆断了片。

  姚总,发什么呆呢?”

  一个不注意,也不知道我何时到了自己身后,竟被吓了一跳。

  我……,你怎么还不回去,这么晚了,你该回去了。”

  姚遥非常认真的道了这么一句,见我仍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姚遥有些急了,手一指前方,干脆道:我家就在前面,很快就到了,你不用送了。”

  不行啊,姚总。”

  不容质疑的摆了摆手,我一把抢过了姚遥的手机,脚跨前了几步,我突现目的道:你看看,这巷子里多黑啊,我怎么可能让你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女一个人走呢,这要是发生了什么意外,那可怎么办啊!”

  刚出姚遥在接电话的时候,我听到里面的对话了,心中便起了其它心思……

  不用你操心……”

  一脸不耐烦的喝了这么一句,还没等她说完,人便被我扯着走了起来。

  很快,二人便到了姚遥的家。

  这家伙不会想再对自己做什么坏事吧!

  想到这种可能,姚遥眼睛都瞪大了,心底立马腾起一股不安的感觉,但不知怎么的,同时竟隐隐有些兴奋夹杂在情绪中。

  咔……”很快的门打开了,一名年约四十岁左右的女人就迎了出来,这女人穿着一条粉红色的纱质裙,头发高盘,雍容而典雅。女人肌肤保养得很好,单从脸部肌肤上,很难看出她的真实年纪,倒像是三十岁上下的少妇。

  身材比姚遥稍矮,差不多一米六七的个儿,纱质红裙下方,两条丰腴圆润小腿,脚上踩着一双水晶绑腿凉鞋,眼角稍有皱纹,但不影响整体美感,完完全全就是一熟透了的美妇。

  要是我看得不错的话,这名妇女应该是姚遥的妈妈赵鸣凤了,两人面貌差异不大,特别相像。而且都有着令男人垂涎三尺的完美身材。

  真是应了一句老话有其母必有其女。”

  母亲漂亮,女儿也跟着漂亮,谁叫人基因好呢。

  遥遥,你回来了。……这位是?”赵鸣凤抬头扫了扫我,询问道闺女。

  姚遥脸蛋微红着解释道:妈,这是我的同事,胡三,这不是天黑了吗,又正好碰上了就送我回来。”

  哦,原来是你的同事啊,快进屋吧。”赵鸣凤连忙客气的将我请进了屋子。

  赵鸣凤并没有因为自己是总裁母亲,而用有色眼镜看我,我心中放松了很多,

  姚遥家很普通的平层,只有八十多平米,这跟姚遥的身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此刻有一个男人正在厨房里忙活着,腰上系着一块围裙,鼻梁上卡着一近视眼镜,长得斯斯文文的,看上去起码五十岁左右了。

  估计这个男人就是姚遥的老爸姚正国了,我在心底猜道。

  遥遥,回来了,呦,有客人来啊。”见家里来了客人,姚正国连忙停下手里的活儿走了出来。

  爸,我同事胡三。”姚遥介绍道:这是我爸,姚正国。”

  你好,姚叔叔。”

  你好小胡,随便坐,遥遥,快去倒杯水。”姚正国客气的招呼道。

  姚正国为人也非常客气,对待我就像在对待自己晚辈一样,和蔼可亲。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