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恩啊 堵住分身 菊学 呜咽_啊肚子好大好硬_

更新时间:2021-09-25 15:20:06
本文是关于恩啊 堵住分身 菊学 呜咽的最新文章以及苏打水对精子的影响精彩内容充分展示呜咽,肚子,恩啊等男女朋友间发生的搓粉抟朱,痴云腻雨不乏春风一度的情感往事

金璐,今天上午考了物理和生物,下午考了化学。我不知道是难度不大还是我自己很优秀,总之,我觉得自己考得还不错诶!希望出成绩的时候,不要出什么幺蛾子,我实在不能接受预期很好而成绩很差的结果……今天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阿姨给我打饭菜特别抠门,我就说‘多给我一点肉行吗?’,结果你猜阿姨怎么说?她居然说,‘肉都给你了,其他人还吃什么?’,我差点没给气死。你什么时候回来陪我吃午饭呢?”

  文学
  今天终于把所有课都考完了。历史竟然意外的简单,而政治竟然意外的难!我真的已经尽力背书了,至于能考成什么样子,看天命吧。你什么时候回学校呐?你要知道学校里有个心心念念想着你的小可爱哦,我现在还给你擦桌子呢,你是不是欠我很大的人情?我跟你说,班上的同学都可想见你了,你不在班,咱们班的颜值均值下降得实在太厉害了,所以赶紧回来吧。这周末终于可以好好歇一歇了,你要是想我,就联系我哦,我请你喝奶茶!”
  
  虽然期中考试已经结束了,但各科老师都把作业值加满,似乎合力不让学生过个舒服的周末。
  
  老师真狠心啊,还是我太年轻了……”甄思安一边写作业一边愤愤地自言自语。
  
  正低头伏案,电脑□□上突然传出滴滴”的声响。
  甄思安以为是金璐终于回复她,于是赶紧贴上去看。
  
  结果,很失望。另外,略稀奇——找她的竟然是梁慕邱。
  
  梁:在吗?
  甄思安略略皱眉,思索片刻,答复:在。
  
  梁:我已经拿到金璐家的地址,我计划,咱们一块找到她家,寻个合适的时机把她叫出来,跟她好好聊一聊,劝她早点回学校。
  甄思安继续略略皱眉,思索片刻,问他:怎么拿到的?
  
  梁:趁班主任不注意,翻了一下他桌子上的信息名册。
  甄思安依旧略略皱眉,思索片刻,答复:我想想。
  梁:好。
  
  一分钟之后。
  甄:好!几点?约哪里?
  梁慕邱把详细时间地点告诉了她,二人约定下来,只等周末出击。
  
  -------------------------------------
  
  周天上午,按计划出门。
  甄思安从衣柜里找出一套运动服,这还是她上初中时因为赢了一场短跑比赛而获得的奖励。袜子暂时没有翻到,她便去阳台外面的晾衣绳上找。果不其然,就被挂在这上面。
  
  拿走了袜子,甄思安看今日阳光甚好,便从两间卧室的床上取下所有的枕套,趁早给晒了上去。心里正念着要细致谨慎,没成想还是突然手滑,让其中一个枕套飘了下去。
  
  甄思安每次从晾衣绳上取衣物,都是小心翼翼,生怕把东西掉到一楼别人家的院子里。之前徐家没人住,她曾经不小心掉了一个大浴巾,还是靠甄爸从单位找了个简易的医用点滴架,绑上了根竹竿子,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大浴巾给勾上来。
  
  虽然现在徐家有人住了,捡个衣服要方便许多,但住楼上的人家反而更不好意思。之前楼上有人掉了个男士内裤到一楼徐亦成家的院子里,把甄思安笑得要命,不知最后是怎样解决,总之内裤消失了。
  
  现在,看着落在地面上的枕套,她可笑不出来了。
  
  徐亦成——在吗?”甄思安趴在窗口呼唤徐亦成。
  
  没人回应。
  
  她猜测也许对方不在卧室里所以没有听到,只好立刻跑回电脑面前,翻到徐亦成的□□。
  
  甄:在家吗?速回哦!
  
  五秒钟后——
  徐:在外面。
  徐:怎么了?
  
  甄:大事!我不小心把枕头皮掉到你家院子里了,什么时候去捡比较方便?
  
  徐:下午,四点左右。
  
  甄:好,幸亏是在我爸妈回家之前,到时候去找你。
  
  徐:好。
  
  甄:我今天要去找金璐,去她家,马上出门。
  
  徐:你一个人?
  
  甄:和梁慕邱,副班长。
  
  五秒钟后——
  徐:我要去忙了。
  
  甄:那下午见面再聊。
  
  徐:好。
  
  -------------------------------------
  
  马上就要到五月份,天气越发暖和,只是偶尔有些凉风。
  甄思安骑着自行车来到约定好的校门口拐角,这一路她骑得有些快,微微出了点汗。
  
  不一会儿,梁慕邱骑着车子来了,身后跟着同样骑车而来的温泽。
  
  甄思安一点儿也不惊讶会在这里看到温泽同学。甚至,她早就猜到了。
  
  梁慕邱把车子停到甄思安的跟前,问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五分钟前。”甄思安向后退了两步,生怕对方的车轮子轧到她的鞋。
  
  温泽同她略略打了个招呼,甄思安点头一笑。
  
  她家不远,但骑车也要差不多半小时。”梁慕邱把地址跟甄思安说了一遍。
  
  好,那咱们速战速决,我爸妈不知道我今天出门。所以我必须赶到他们下班前回到家里。”说罢,甄思安跳了自行车。
  
  梁慕邱却一脸坦然地说,我爸妈知道,他们表示很支持。”
  
  一旁的温泽笑着看他,我猜到了。”
  
  我妈甚至还帮我擦了鞋子。”梁慕邱冲甄思安扬了扬眉。
  
  甄思安一脸懵懂,就差把问号写在脑袋上了,你想表达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梁慕邱晃了下脑袋,和温泽相视而笑。
  
  骑了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金璐家的小区。
  这里地势较低,三个人先把车子停好后,爬了一段很长很长的楼梯,才终于走到小区入口。
  
  小区门口个五十多岁的老大爷,虽身穿保安服,却正在闭目睡觉。出入口赫然敞开,三个人便直接进入。一进门,就看到右侧草地上竖着一块区域指示图,几楼几栋,清清楚楚。可谓不费吹灰之力,他们就来到了金璐的家门口。
  
  已经上到17楼,梁慕邱走出电梯,对甄思安说,你去敲门。”
  
  甄思安点头,让他们在拐角处稍等片刻。
  
  敲响金璐家的门后,着实令甄思安有些紧张。她害怕金璐不在家,又害怕金璐的父亲在家。害怕金璐在家不见她,又害怕金璐的父亲在家不让金璐出来见她。总之,她把一切不好的情况在脑海中预演一遍,而后下定决心,不管怎样,除非金璐不在家,否则就一定要见到她!
  
  片刻后,门开了。
  令甄思安开心的是,开门的人正是许久未见的金璐本人。只是,她比一个月前显得消瘦许多,许是久未出门的缘故,她的脸色也不甚好看,整体看起来有些病恹恹的。
  甄思安看到她这幅模样,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而先掉眼泪的,是金璐。
  
  别哭别哭。”甄思安上前抱住她,随即,自己的眼眶便红了。
  金璐趴在她的肩头,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就这样,两个女生无声地抱在一起,站了不知多久。
  
  -------------------------------------
  
  今天父亲要值班,于是提前做好了午饭,交代她中午一定要吃。
  自从那天从学校里回来,她的胃口就很不好。
  
  最初的两天,她把自己关在卧室里。父亲敲了几次门,无果,便不再尝试。
  这是一个温和但却极为寡言的父亲,尽管很爱很爱自己的女儿,却始终在如何与女儿交流情感”这一主题上显得十分笨拙。
  
  把自己锁在卧室里的那两天,金璐并没有掉眼泪。
  这次事件的爆发,着实令她相当难堪,但她却并不太低落,相反,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痛快。
  
  在那段时间,金璐难得回想自己过程承受的某些痛苦。
  当年,那个被称之为母亲”的女人,违背道德人伦,和同学的父亲苟且在一起。那时,父母无休止的争吵,令她每天都处在极端的痛苦之中。
  
  而她,虽然现在想起来非常可笑,但她真的曾试着去理解施暴者。
  是的,倘若自己的母亲因为父亲被人勾引而大病一场,甚至在病情还没有好转的时候就闹着要跳楼自杀,这样的悲剧不论发生在谁的身上,都难以承受。
  
  只不过,她对施暴者的理解,并没带来对方对她的共情。在学校里一次又一次的羞辱,在学校外一次又一次的围堵。
  
  她那时太软弱,总以为通过原谅的方式能都唤醒对方的良知,殊不知,当对方被纯粹的仇恨懵逼双眼之时,根本没有良知的存在位置,又何谈唤醒呢?
  
  渐渐地,大家对施暴视而不见;朋友因害怕被牵扯,也慢慢和她淡漠了关系。
  
  转学,是当时班主任的建议。既然校方已经表态,她知道自己实在没有继续待下去的必要。
  
  考上一中,是她转学后规规矩矩上学读书的唯一期盼。
  但是,在餐盘被打掉的那一瞬间,一中,她的乐园,她的堡垒,被无情如咒语一般的暴力给击碎了。
  
  这么多年,她终于还手了一次。
  痛快,尽管没有直击到灵魂。但简单的以暴制暴,令她从桎梏牢笼,瞬间跨步平坦茫茫的草原。
  
  以暴制暴是不对的吗?
  金璐在黑暗中无数遍质问自己。
  
  以暴制暴是不对的吗?
  以暴制暴是不对的吗?
  以暴制暴是不对的吗?
  ……
  
  不,她意识到,问题不能这样问。
  
  以暴制暴,可取不可取?应该这样问。
  
  可取,当然可取。
  善良,不是留给无情之人的。
  更何况,看似疯狂而出格的行为,其实她已经控制了情绪。
  
  整件事情,令她感到鼻酸的,是甄思安。每天一段话,全是校园里不变的酸甜苦辣,是她这段黑暗时光里的唯一光亮。文字里满满都是她最爱的生活,只是,这种生活,似乎已经离她很远了。
  
  直到今天,听到了敲门声。
  直到通过猫眼,看到了甄思安。
  
  一瞬间,她愣住了,随即,眼眶湿润。
  
  -------------------------------------
  
  甄思安拍着她的后背问道,你家里还有人吗?”
  金璐抽泣着,在她肩头晃了晃脑袋。
  
  副班长也来了,还有他哥们儿,温泽。”甄思安在她耳边小声地说,让他们也过来吗?”
  
  不要……”金璐的声音软软糯糯。
  
  好,让他们在外面等着,咱俩聊。”甄思安撇过脑袋,心疼又好笑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拐角。
  
  在甄思安的一番劝说下,金璐终于决心在下周一迈出回学校的第一步。
  
  其实,她早就想上学了,只是,迈出这一步,总是差些勇气。
  今日甄思安的出现,总算给了她一些信心。
  
  其实,我一直没跟你讲,”甄思安看着金璐,认真地说,我觉得你在食堂那一下子,真的特别帅。”
  
  金璐睁大水灵灵的眼睛,拿纸巾擦了擦鼻子。
  
  听了你刚刚跟我讲的那些话,我觉得你已经算是很有风度了。换做是我,我得跟她拼命。”说着,甄思安上手比划。
  
  金璐憋着眼泪,苦笑了一下。
  
  明天我在路口等你,你不来,我也不去上课了。”
  
  ……好。”金璐又哭了。
  
  甄思安从金璐家里出来,带着她来到电梯口的拐角处。
  此刻,梁慕邱和温泽正坐在地上玩手机。
  
  你们俩有手机?”甄思安的声音乍然响起。
  
  二人先是被吓了一跳,见到甄思安牵着金璐,便立刻从地上站了起来。
  
  好久不见啊。”梁慕邱生硬地跟金璐打招呼。
  
  ……今天,谢谢你,带思安过来。”金璐低着头,声音小小的。
  
  我是副班长,关爱同学,职责所在。”梁慕邱自顾自地笑了一下,显得有些拘谨。
  
  温泽微微抿唇,和甄思安对视了一眼。梁慕邱这幅样子,令他俩觉得十分好笑。
  
  把他们送到小区门口,金璐这才转身回家。
  
  白色的樱花在最后的春光里绽放着自己积攒了一年的光彩。飘落的花瓣,满满铺在水泥路上,让这硬邦邦的街道充满了难得的柔和情调。柔软的柳枝在春风中轻抚着湖面,金鱼儿在入水的柳枝旁悠悠打转。卖玩具的小商贩正在演示电动泡泡机,孩子们盈盈的笑声穿梭在亮晶晶的泡泡中……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