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往下边塞水果做_伪装学渣各种塞笔片段

更新时间:2021-09-25 11:15:04

眼看天色也渐渐暗下来了,赵铁柱提议道:“差不多了,先送你到村委会安顿下来,以后来日方长,慢慢就熟悉了。”

张雯满口答应下来,赵铁柱当即换了方向朝村委会走去。

路过一个小院的时候,两人听见一阵小孩哭闹的声音,在村里,这本没什么的,但就在这时,冷不丁忽然有人蹦出一句:“不按照我的办法治疗,一个月内,你娃娃可就死了。”

 文学

两人听到这里齐齐的吓了一大跳,赵铁柱看了看眼前的院子,登时没好气的说道:“这浑蛋又再装神弄鬼了。”

说这话,赵铁柱就直接抬脚走进了院子,张雯心里好奇,紧随其后。

院子里,一男子坐在石凳上,在他面前是个女人带着个六七岁的孩子。

“小宝,这是咋了?”赵铁柱上前摸了摸正在苦恼的孩子的脑袋说道,同时抬头和妇女打招呼:“王雅琴,小宝怎么了?”

女人有些着急,神色凄苦的说道:“也不知道咋回事,我下地活来,就看到小宝胳膊上生出一大块紫斑,这不就带到这看看。”

“我看看。”赵铁柱闻言急忙拿起小宝的胳膊看了起来。

这时,一旁的男子忽然说话了:“别看了,那是中毒了,我这正打算配几副药,喝上半个月就好了。”

这男子尖嘴猴腮,鹰钩鼻上一双尖细的小眼睛时不时的瞄一眼赵铁柱身边的张雯,在村里,这样的靓丽女娃可是真不多。

赵铁柱一听这话,再看看桌子上的那些药,登时就火大了,冲着男子骂道:“放你妈的狗臭屁,王守义,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你这些药,哪一个能解毒?其中大半还是杂草晒干的,咋呢?村里人欺负不够是么?”

要说这王守义,也是个混蛋,当初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个行医资格证,就扯虎皮拉大旗,在村里开了个诊所。

可他却没真本事,这些年来坑了村里不少人,名声早臭了。

“赵铁柱,你莫要血口喷人,我给小宝治病呢,你懂什么?!”王守义小手段被戳破,顿时脸红脖子粗起来。

“我懂什么?呵呵……王守义,你可别忘了我们家祖上是干嘛的。”赵铁柱冷笑着说道。

王守义愣了一愣,忽然想起来,这赵铁柱家可是时代行医的,赵铁柱的爷爷更是一辈子的老中医,赵铁柱本人手段也不差,但现在可是法治社会,赵家没行医资格证,到了赵铁柱这辈,却是连个诊所都没办法开了。

但他依旧嘴硬的喊道:“那又怎么样?你也说了那是你祖上,和你有啥关系?我问你,你有行医资格证吗?”

赵铁柱眉头微皱,这他还真没有。

“没有吧?哈哈……看看,看看这是啥!”王守义从怀里摸出一个小牌牌递到几人面前晃了几下,得意的说道:“我这行医资格证,可是国家认证的,我没点本事,国家能承认?”

赵铁柱瞥了一眼,王守义手里的牌牌上,的确写着一行字:执业医师资格证。

他心里一急,也不说话了,低头在周围的院墙下低头寻找起了什么东西。

张雯和王守义皆是疑惑的看着他,那女人心里更着急,忍不住问道:“铁柱啊,要不我看我就先买王守义几副药回家试试吧?”

可正在此时,赵铁柱忽然一抬头,兴奋的喊道:“找到了!”

几人疑惑的看过去,就发现赵铁柱的手里多了一颗野草,三瓣叶子的。

“你找这个东西干什么?”张雯疑惑的问道。

“小宝胳膊上的紫斑是过敏引起的,这三裂叶豚草,能解过敏,效果特别好。”赵铁柱一边和几人解释着,一边将手里的野草用石子碾碎。

“切,你当你是什么?随便拔一棵野草就能治病?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玩出什么花来。”王守义冷笑着说道。

赵铁柱懒得搭理他,将那三裂叶豚草碾碎之后抓在手心,用力一挤挤出一点绿色的汁水,然后小心的滴在小宝胳膊上的紫斑上,并用另一只手轻轻的揉搓起来。

“这……真的能行吗?”那女人心里有些不确定,担心的问道。

其实她也知道王守义名声不怎么好,但没办法,山里交通闭塞,诊所就这么一家,出点啥事只能疾病乱投医了。

刚才王守义说她家小宝活不过一个月是真的吓死她了。

“可以了。”揉搓了一会儿,赵铁柱直起身子,用袖子将那块紫斑上的汁水擦掉。

几人一眼看过去,齐齐的呆在原地。

那恐怖的紫黑色斑块此时竟然神奇的缩小了一些,而且颜色也减弱了很多,简直就是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大半。

张雯看着赵铁柱,眼睛都直了,她是没想到赵铁柱竟然还有这本事!

这时,小宝眨了眨眼睛,忽然抬头看向女人喊道:“娘,不疼了。”

女人眼前一亮,心情激动作势就要给赵铁柱跪下,赵铁柱吓了一大跳,急忙抬手阻拦了她的动作,开口说道:“过敏而已,就是小问题,以后碰到这些事情,来找我就好了,千万不要找王守义这只会坑人的骗子。”

女人连连点头,一旁的王守义听到这里不乐意了,他再次晃了晃手里的牌牌喊道:“看清楚了,谁骗人?我这行医资格证摆在这里,你说我是骗子?那你是什么?你有行医资格证吗?”

“有怎么了?看你这三脚猫的手段,你那行医资格证怕也是假的吧?”赵铁柱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说谁的资格证是假的?”王守义当时就不服气的站了起来,再次晃着手里的牌牌。

但就在此时,忽然一旁的张雯啪的一声抢过了牌牌,说道:“我看看。”

“看吧,哼,看看谁才是骗子!”王守义倒也不介意,双臂环保胸前得意的说道。

张雯看了手里的牌牌半响,忽然抬头笑眯眯的说道:“你这牌牌,是食药局什么时候颁发给你的?”

王守义一愣,张口道:“早几年了,怎么了?”

“没什么,你这行医资格证,的确是假的。”张雯随口说道。

“你这丫头胡说什么?”王守义愤怒的吼道,就想要抢回自己的牌牌,但却被张雯躲开了。

“行医资格证,由三个东西组成,第一个,是医师协会考核合格证书,第二个是乡村医生证书,第三个是你的个人档案,这些东西,在哪里?”张雯神色冷淡下来,张口问道。

这件事情在张雯看来比较严重,自己的管辖区域内竟然有这种打着医师名号招摇撞骗的人存在,必须严惩!

“我……这,这些东西,我都没带,不,不在我这。”王守义有些心慌,但还是嘴硬的说道。

“不在你这?呵呵……我看你是根本没有!而且,我刚才问你你的行医资格证是食药局什么时候颁发给你的,你竟然都没发觉,真是笑话,食药局,全称食品药品监督局,你既然开诊所,自然也需要食药局颁发的药品安全许可证,那我问你,这个证呢?”

张雯咄咄逼人的问道,噎的王守义张大嘴巴一个字都反驳不出来,一旁的赵铁柱眼前大亮的看着张雯,这新来的女村长,知识渊博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