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_ 学渣在学霸肚子放了冰块

更新时间:2021-09-25 11:14:03

华太后坐在上首未动,久久不言只看着跪在下面的华莹。

华家的女儿姿容向来都是绝世的,她美,她的侄女更美,乌鬓珠缀,素色的云纱胜雪,如水流淌逶迤在地间,银线栩栩描绘着飞凤,不经意一动便是光彩流溢,凤凰于飞。

 文学

惊心夺目,这样的女子,世间哪个男人能放过。

“去年你亦是跪在这里求哀家的,阿莹,姑母早就说过,元善非你良人,你的宿命只会是在这宫中。”

华莹微抬起头,白皙的脖颈泛着莹润的光泽,瘦弱的双肩在颤,去年的一切还恍若昨日,她求着姑母同意她嫁给元善……

“他是我的良人,这一世都是我的夫君,若非元宸那个畜生……”

“住口!”华太后厉声一喝,精描的柳眉冷横,须臾才温了声道:“阿莹,那是陛下,如今我华氏一族的荣华皆源于他,他已经同姑母说了,要册立你为后。”

这一瞬间,华莹已是遍体生寒,恍然看着那昔日最宠爱她的姑母,挺直的纤腰一软,身子差些倾倒在地上,堪堪用麻木的手掌撑住了自己,约莫知道她的意思了。

……

——阿莹,华氏只有一位太后是远远不够的,若要保华氏一族荣耀长久,还得靠你。

——元善已死,你尽早的忘了他,安心的待在宫中,早日为陛下诞下嫡长皇子才是上策。

——切莫再惹恼元宸,他之狠毒非你能想。

朱色的宫墙,耀眼的琉璃金瓦,蟠龙华柱,彩画玉阶……一切都在空洞的眼中随着泪光中扭曲了,华莹麻木的蹒跚着,好似梦游一般,深一脚浅一脚的走。

“娘娘,陛下吩咐不可往这边去的。”

烈日炎炎,有宫人连忙撑了华盖随后,也有宫人要拦她脚步,华莹却似没听见,本能的径自前行。

那是宫门的方向。

她要离开这里,她要去找元善……

不知何时,想要拦住她的宫人都不见了,穿着明黄龙袍的元宸挡在了她的面前,用高大的身躯堵住了她的去路,他在说着什么,她的耳边却一遍遍回荡着姑母的话。

——你以为元善的腿为何会废掉,若元善安然,他元宸怎会成为天下之主,若不想让你的亲人一一惨死,你必须成为皇后!

“阿莹阿莹!”

华莹的样子过于瘆人,元宸焦急的声声唤着,一颗强硬狠毒的心此时却被无形的揪紧。

啪!

第一个耳光打在元宸脸上时,他没有半分不悦,甚至笑了起来,刚想说什么,却被华莹接二连三的打了好几下,俊美的面庞侧向了另一边,嘴角的血丝渗出,阴鸷的龙目中亦是冷静和纵容。

“打吧打吧,只要阿莹开心就好。”

他的眼睛认真的凝视着她,最是纯粹的情愫却叫华莹恶心不行,她发狂的打他。

“疯子疯子!元宸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不得好死!”

昔年的元善尊为太子,是所有人心目中最佳的皇储,若非那场刺杀他落下腿疾,现在的皇帝只会是他,大小齐后本就是亲姐妹,元善待元宸更是如一母同胞,偏偏就是这个表面温顺口口声声唤着皇兄的皇弟策划了一切。

也是,他现在连元善活着都不能容忍,前几年他藏在心里的肮脏算计也是正常。

“你还是不是人!你已经夺了善哥哥的皇位,却还要杀了他!他待你比谁都好,你是不是人!”

他哪里还是人,便是狼都不及他的三分狠毒。

元宸一愣,旋即大笑出声,不羁而放肆,笑的那双墨耀璀璨的目中一片湿亮,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华莹,他伸去扶她的手竟然在颤。

“他若为帝,我怎么能得到你?他若不死,我又怎么能得到你?”

闷热的风中,他话语里的无辜和遗憾渐渐飘散。

华莹哭的娇声细碎,顶撞凶猛的摇动中,她只能看着一直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毫不掩饰的阴鸷表情让她恐惧,纤白细腻的手颤抖着抓在他肩头,仍旧不放弃抵抗。

“呜呜!放开我!元宸!够了够了!”

常年持剑握笔的手,宽大粗糙,握着她纤细手腕的五指微凉,便是这样的手,掌控着千千万万人的生杀,亦是这样的手,将华莹的一切毁尽。

“阿莹。”

他低低唤了一声,尚且躺在与她亲密共枕欢爱未散的床榻上,目不转睛的看着她,是那样的专注幽深,看的华莹紧握着金簪的手颤了又颤。

“你闭嘴你闭嘴!!”她忘不了元善,更忘不了元善昔日声声温柔唤着她阿莹的样子,一想到他惨死时的幕幕,华莹痛的窒息大喊:“都是你,是你把我的一切都毁了,我只想跟他在一起的,你凭什么那样对他……”

她跌坐在了地上,手中的金簪也落在了元宸的身侧,毫无血色的脸美的惊心动魄,柔弱无依的绝望让元宸心头刺疼,松开了她的手,听着她的哭声。

这就是他想要的吗?

“可是阿莹说过,喜欢我的啊……”

他微颤着声,再无往日霸道恣肆的傲然,记忆中永远都是她从花树下飞奔而来,投入他怀中,甜甜笑着的样子。

——阿莹最喜欢宸哥哥了。

哪怕是现在想起,他的心依然会跳动的狂乱,愉悦、欣喜、无措、满足。往后的日子里,他变的不择手段,狠戾冷酷,却但凡遇到她的时候,刹那间就想展露所有的温柔。

轰隆隆,大殿外的雷鸣声忽作,急来的夜雨汹汹。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