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学长快拨出来现在是上课不可以_往下边塞水果后吸出来

更新时间:2021-09-25 11:13:19

男人个子不高,只比喻敏高半个头,腥臭的口气喷在她脸上,喻敏屏住了呼吸,皱了皱眉。

一把刀抵在她腰上,本来想挣扎的喻敏瞬间歇了心思,顺从地跟随他的力道走向一旁黑暗的小巷子。

 文学

接下里会发生什么她很清楚,只是相比贞操而言她更惜命,暂时没有死的打算。

巷子外,一辆车驶过,没几秒又缓缓退了下来,车窗下滑,方彦博看着和一个男人走进巷子里的女生眉头紧皱。

那个背影很像喻敏,但方彦博又不确定,毕竟今天之前他都没有注意过那个女生,应该不可能这么巧。

虽然这么想,但方彦博却无法安心地离开,犹豫了一分钟左右还是下了车。

巷子里,喻敏的校服外套被拉到了腰间,挂在手臂上,男人一手拿着刀一手抓在她胸上。

方彦博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画面,女生面无表情地看向他,眼中毫无波澜。

猥琐男忽然察觉到危险,刚一回头脑袋就被板砖砸了一下,他晕乎乎地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想掏刀却被方彦博踹了一脚,摔倒在地。

方彦博拉着喻敏的手腕要走,喻敏却挣脱了他的手,将挂在手臂上的衣服穿好,然后抽出猥琐男腰间的刀一把捅了下去。

“啊!!!”

猥琐男捂着大腿根哀嚎,方彦博也惊了一下,刚扎了别人一刀的女生却像没事儿人一样走到他身边握住了他垂在身侧的手。

“老师,走吧。”

方彦博面色复杂地看着她想了想带着她走出了小巷。

方彦博开着车,低声问:“你家在哪?”

喻敏偏头看着他轻声道:“去你家。”

“喻敏,你别得寸进尺!”

男人皱眉,声音冷得让人心底发寒。

喻敏非但不怕反而笑了,“我就是喜欢得寸进尺,不要脸,老师今天不是已经知道了么?”

 “地址!”

方彦博已经不耐烦了,语气很差,他真的懒得应付喻敏,一天没吃饭饿得胃疼,现在他只想早点回家吃口热腾腾的面泡个热水澡。

喻敏到底只是个十七岁的学生,虽然面上冷静其实已经吓着了,动手捅人也是因为那个男人在喜欢的人面前玷污了自己。

喻敏的手微微颤抖,她很想就这样扑进方彦博的怀里,抱着他的腰哭一场,不过现在不是时候,如果她扑过去这个男人只会狠狠地推开自己,不留任何情面。

方彦博半天没听到她的回答,不耐烦地转头一看,发现副驾驶的女生满脸泪痕,正无声无息地哭,哭得楚楚可怜惹人疼。

“麻烦!”

将纸巾扔进她怀里,方彦博烦躁地握着方向盘,语气更差了。

“擦干净眼泪,哭什么?!”

喻敏抽出纸巾擦了擦眼泪,依旧不说话,倔强得令人牙痒。

 “你到底回不回家?”

喻敏抬头看他,朦胧的泪眼宛若夜晚泛着薄雾的湖面。

“老师,我家没人,我不敢自己在家。”

“那你亲戚呢?”

“他们不在本地。”

方彦博深吸一口气,压下火气:“我送你去宾馆。”

喻敏仰头看着他,声音软绵绵的,像只可怜的小狗。

“老师,收留我一晚好么,我好怕。”

眼泪又流了出来,方彦博偏头看了她一眼,他发现这个小姑娘哭起来无声无息的,却格外戳人心窝子。

大手猛地锤了下方向盘,喇叭声吓得喻敏身体一抖,瑟缩成一团哭得更狠了。

“行了,别哭了!去我家!”

得到满意的答案喻敏止不住的泪立马停了,乖巧地坐在副驾驶通过车窗看男人完美的侧脸。

方彦博面目严肃,鼻梁上的镜框在车内昏暗的灯光下微闪,薄唇微抿,看得出他此时的情绪很不好。

很快到了十楼,两人出了电梯喻敏脚步顿住,等他走在前后才跟了上去。

男人在前面开门,喻敏偷偷记下了门牌号。

“进来。”

方彦博站在门口换鞋,喻敏听话地走了进去将门带上。

屋里摆着一双男士拖鞋,方彦博换好后从鞋柜里取出一双女士拖鞋扔在地上,然后也没管她,自顾自去了洗手间。

门口喻敏看着明显被穿过的拖鞋不开心地光脚走了进去。

两室一厅的屋子,大概八十多平,一个人住很宽敞,屋内摆设简单,没有太多的装饰,但家电齐全。

喻敏转了一圈,坐在沙发上等他出来。

方彦博从洗手间走出来也没搭理她,自顾自地去厨房煮面。

听到开火的声音,喻敏摸了摸空瘪的肚子将书包放在沙发上,厚着脸皮去了厨房。

方彦博本来想忽视站在厨房门口的女生,但她的目光灼灼,盯得他浑身难受,终于还是没忍住问了句:“你来做什么?”

“老师,我饿了。”

心里这么想,动作却不含糊,从冰箱里又拿出一袋泡面一颗鸡蛋,水开后,将三袋面全放了进去,打了三颗鸡蛋。

没一会儿,香味儿就飘出来了,喻敏肚子叫的欢腾,眼巴巴地看着锅挪不动步。

“端到餐桌上。”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