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老婆一天一次觉得不够H被塞玩具出门文

更新时间:2021-05-05 16:32:57

老婆一天一次觉得不够H被塞玩具出门文,严丛仰起头,看着眼前模模糊糊的父亲:“那……为什么要这么做?”

  严家安叹了口气。“大概是希望她的好孩子过上富足的生活吧。”

文学

  “可是,简家也不是很穷啊。一直都有人说。家里的收入不低的。”

  “这是不同人的不同看法吧。伊思嘉在咱家打工的时候,看到的自然是咱们家的生活方式。而那些在你长大的环境里生活的人,看到的是他们和简家的生活方式。就比如,简森现在拿出去的十几万,在咱们家不过一块表,或者是一套首饰。但是却是简家攒了十几年的所有积蓄。”

  严丛把照片还给爸爸,然后揉了揉眼睛:“可是钱真的那么重要吗?可以连亲生的孩子都舍弃。”

  “或许对有些人来说钱是最重要的。但是对更多人而言,钱虽然越多越好,但却也有更多更重要的东西。比如亲情或者爱情。你还小,可能不太懂。但慢慢的随着你长大,就会懂得很多现在不懂的事情。”

  “师父……”

  “傻孩子。你应该改变称呼。虽然我知道让你一时间接受这个事有些难度。但是我们彼此已经错失了十四年的时间。而且你还有五月六日你就已经十五周岁了。快十五年了,我和你妈妈还有你爷爷都没有听到过我们的骨肉称呼我们。”

  严丛从来不知道爸爸居然这么会说话。上辈子他印象里,严家的当家人是一个不苟言笑,对严翔十分严苛的人。在最开始他不太懂为什么会对亲生儿子那么严格。而对自己却总是和颜悦色。现在想来,其实在一开始爸爸不知道自己身世的时候,就是单纯对自己天赋的认可,也是在自己身上寄予了期望的。只不过严翔和伊思嘉不可能让自己有这样的机会去掌控严家的根本。所以他让爸爸一次又一次的失望。到最后自己被蒙在鼓里,而爸爸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他对自己的种种迁就,恐怕满是无可奈何吧。

  想起前世的那些过往。严丛的眼泪又忍不住了。而这一次他是带着愧疚的叫了一声:“爸!”

  然后父子二人抱头痛哭。一个哭的是自己失而复得,一个哭的是自己还能有机会重来一次,改掉所有的错误,为自己曾经做过的错事来一场救赎。

  这时候刚刚回避了的严守国走了进来。他用手拍了拍儿子和孙子,说:“好了。再哭就伤身体了。”

  严丛抬起头。“爷爷……”

  严守国摸了摸孙子的头发:“好孩子。让你受委屈了。”

  严丛揉了揉眼睛:“可是……严翔怎么办?”

  严守国和严家安都沉默了。但是他们必须给严丛一个确切的答案。严守国说:“虽然我知道这也可能让你很难接受。但是我们养育了严翔十四年,是当亲生骨肉养大的。让我们割舍掉这份感情也很难。而且当初他跟你一样是襁褓里的婴儿,他也是受害者。而且简家现在这个样子,他根本得不到应有的照顾。所以我们会继续抚养他到他成年自立。”

  严丛就知道爸爸妈妈和爷爷会有这种选择。而他被替换掉的人生,只要严翔一日不永远离开严家,就一日不能彻底回归正轨。但他又不可能这就说让严翔滚出□□实比起血脉,有时候十几年的养育亲情更重要得多。这也是他不能表现出对简家的态度恶劣的原因。当然也是他不可能现在就赶走严翔的理由。

  这辈子自己先一步回到了自己的位置,那么只要自己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严翔就不能越过自己的存在。他很想知道严翔之后会选择跟自己硬碰到底,还是开始扒着自己不放。总之接下去,或许直到他们成年,这都是长期的斗争。

  何雨雯和严翔是晚上吃过饭回来的。他们会回来的时候正好这边的祖孙三人正在吃晚饭。

  今天是严老爷子亲自掌勺。四菜一汤都是他们严家的拿手菜。以前把严丛当徒孙他都没有想过藏着手艺,现在这孩子就是自己的亲孙子,老爷子更是要倾囊相授了。所以今天这四菜一汤做的时候他都让严丛在一旁围观,而且每一个步骤都说得非常仔细。因此饭桌前,爷儿仨并没有过多的伤感话题,而是谈论烹饪的一些事情甚至还包括将来严丛的一些学业上的规划。

  严翔并不是一个对气氛十分敏感的人。因为他这个人很自我,自小生活富足,让他有一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优越感。因此他不会去主动观察周围人的状态,就这一点而言,有好的地方当然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比如现在他就没发觉家里有什么改变。这其实让三个家长长出了一口气。

  在严守国和严家安何雨雯心里,严丛是个乖巧懂事而且很明白道理的孩子。之所以先选择跟严丛说的,除了因为这是亲骨肉,也是因为他们笃定严丛不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他会难过会迷茫甚至可能会害怕,但他绝对不会做出危险的事。但是严翔不一样,他们也同样可以肯定严翔不会接受这个现实,甚至会发疯。所以在跟严翔说之前,他们需要先把严丛带离附近。

  何雨雯打算过两天先带严丛去自己的小姨家。她的父母已经不在了。但是小姨也跟她的母亲差不多。就是小姨和小姨夫经常会满世界跑,除了做生意更多的时间就是在旅行中度过,因此一年也不见得能见上两面。正好这一次他们回了家,她要去看看长辈是其一,还有一件事就是想把严丛暂寄在小姨家里几天。他们好利用这几天跟严翔说清楚情况。在之后他们就要对简家夫妻进行诉告了。

  整月十五,可以说是严家人吃的第一顿团圆饭。所有人都带着笑容,却只有一个人什么都不知道。严丛看着严翔没心没肺的样子,也的确佩服他的迟钝。这几天爸爸妈妈还有爷爷跟自己之间的气氛这么明显不同,他居然什么感觉都没有。

  第二天,严丛就被爸爸妈妈带着离开了爷爷家。说是带他去看看简家的情况,严翔也没多想。但是他们实际上是去了何雨雯的小姨家。

  何雨雯的小姨薛梅家其实距离严家不太远,就在同一个区,只不过不是一片别墅区。要开车也要一个多小时。严丛坐在车里,其实有些不愿意去不熟悉的地方居住。这样会减少他进空间喂狗的时间。但他也明白自己得给爸爸妈妈一个安抚严翔的机会。不过这个姨姥姥他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在上辈子,妈妈在自己跟严翔结婚之后没多久就病故了。那之后何家人跟严家也就不怎么往来了,不知道这个姨姥姥也不奇怪。

  这时候系统突然发出提示音。一个支线任务开启。任务内容:为姜海涛制作一款润肺汤。并得到称赞。奖励是不会损坏的铁镐一把,基础损伤药膏一盒,加上经验一百点。

  对主线任务来说,这个支线任务给的经验奖励就很少了。但比其他一点点在空间里手工劳作,也还算不错。关键是制作一款润肺汤对他来说并没有多大难度,唯一可能失败的点在于自己不知道姜海涛,也就是自己这个姨姥爷的口味和有什么忌口的地方。但系统的任务都是没有时间限制的,他这次不行,以后再做也没设呢。他主要是非常想要得到那把不会损坏的铁镐。这东西在初级系统里他是没有办法自己做出来的。而且就算是二级系统,用系统机械打造出来的工具也会随着使用而耗损最后坏掉,这种BUG一样的东西,必须拥有啊!

  见刚刚还在说话的儿子突然没声音了。何雨雯赶紧问:“小丛,怎么了?”

  严丛回过神来,说:“我就是……担心姨姥姥会不喜欢我。”

  何雨雯摸了摸儿子的头:“傻孩子。你姨姥姥人特别好。而且风趣幽默。虽然你姨姥爷看上去很严肃,但是个非常正直善良的人。你见到他们就会知道了。不用担心。”

  严丛趁机问:“您能告诉我姨姥姥和姨姥爷都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吗?如果我要借宿几天,就想给他们做一些我能做的东西。”

  何雨雯说:“你姨姥姥和姨姥爷经常满世界跑,吃惯了全世界各种地方的食物。大概是什么好吃的都吃过了。除了你姨姥姥不能吃杏仁会过敏之外。其他的都没有问题。而且他们最喜欢吃你爸爸做的脆皮鸭,但是这种复杂的操作需要咱家那种自制的烤炉,在他们家是做不出来的。”

  严丛颇为遗憾:“原来是这样啊。如果我能做出姨姥姥和姨姥爷喜欢的食物就好了。妈,爸说脆皮鸭是您最喜欢吃的。是不是姨姥姥因为您才喜欢的呀?”

  何雨雯笑了:“你不觉得脆皮鸭特别好吃吗?”

  这个严丛也没办法反驳。“是特别好吃。尤其是外面那层脆皮,刚刚出炉的时候吃着最好了。”

  “所以啊。这么好吃的东西谁会不喜欢呢?而且这也是咱们严家的秘制配方制作的,在别的地方是吃不到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