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型设计

屁股撅起来趴在办公桌H风韵犹存的美妇如狼似虎

更新时间:2021-05-05 16:32:11

屁股撅起来趴在办公桌H风韵犹存的美妇如狼似虎,严翔在一边儿别扭极了。他心里有一种特别诡异的扭曲感。病床上的人是自己的亲大哥,但是他看严丛比对自己顺眼。而坐在床边的严丛现在是自己的兄弟,他居然还对简森这个从小就欺负他的人和颜悦色。怎么他们俩不是应该彼此仇视,然后都跟自己表现得亲近吗?为什么就这么不一样呢?

  没有人能够猜到严翔脑子里在想什么,当然也没有人在意。严丛也跟简森没多少话说。只是告诉他好好养伤,然后就跟着白锦程带着一个不情不愿的严翔离开了。

文学

  白锦程还是很负责的把严丛送回了严家。照样是他开车只送严丛一个人,车里他说:“你没必要对简森那么在意。他跟你已经没有关系了。就算你不搭理他,也没有人有资格说你没人情味儿。”

  严丛笑了:“我也不是为了什么人情味儿。我只是担心小舅。毕竟在简家的时候,他是唯一一个真心实意对我好的人。虽然对自己的亲外甥好没问题,但是谁让我的情况特殊呢。”

  白锦程叹了口气:“你觉得他值得就行。毕竟我对他也不了解。但简森好像的确有点儿不一样了。看着也没那么欠揍了。”

  “大概是生活环境变了吧。”没有了伊思嘉的耳濡目染,简森这两年跟在伊思亮身边,应该是真的有一些转变的。虽然性格和智商不可能有太大改变,但人性这方面,万一能有的救呢?虽然严丛并不觉得简森有没有救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对严翔却是有的。只不过简森没有变的更坏,他会仇视严翔。假如他变的跟上辈子一样,那也会跟上辈子一样的去纠缠严翔要钱。总之对自己来说都没有坏处。这么想着,讨厌的人也就略略没那么讨厌了。

  “也有道理。不过我是不信他能变得多好。我怕他万一缠上你,再摆脱不开。”

  “他要缠也是去缠严翔,那才是他亲弟弟。”

  白锦程点头:“也对。总之还是以前那句话,那王八羔子对你下过黑手,我不放心你跟他接触太近。”

  “我知道。我也不傻。再说了。那时候我才多大,现在我都高二了。很快就高考了。”

  “是啊。我明年也大三了。一眨眼,这又好几年了。”当然也距离我可以告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想想还真是迫不及待呢!

  伊思亮那边的情况一天好过一天。严丛又自己去医院看了两次。伊思亮对严丛的态度是十分愧疚的。他也不敢说这是自己的外甥。看到严丛还跟以前一样叫自己舅舅,每次都会给自己带他亲手做的汤羹。他就愈发的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个孩子。哪怕严丛说了很多次,这不是他的错,可他就是扭不过来这个弯,这也让严丛有些无奈。

  但是通过这几次的接触,严丛觉得高华阳这个人其实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恶劣。她是在伊思嘉和简南进监狱之后才跟伊思亮结婚的,自身条件和家世也都不怎么好。但对伊思亮却是一心一意。两个人的孩子,就是上辈子最后出卖伊思亮的那个“表弟”现在还没满一周岁。看着这么大点儿的孩子,严丛突然觉得,既然有很多人可以重来,这些跟自己没有生死之症的人,他们想过什么日子,就随他们去吧。而这其中,其实也包含了简森。

  他的确看到了简森的不一样。听伊思亮说,这两年多简森一开始什么都不愿意干,各种找麻烦。但伊思亮结婚之后,多了一个不会惯着他又很厉害的小舅妈,有了“矮檐下”的觉悟,慢慢的,有了小舅妈的衬托,就明白了小舅的善良。而且他把他爸妈的钱都给造了。他没有收入来源,只能依靠小舅的帮忙,后来实在是没钱憋得难受,就开始跟伊思亮做起了运输。

  他们跟简南那种跑长途的人不一样。他们就是本地近郊运输一些大型物件。有时候是帮忙搬家,秋天甚至会帮忙运菜。冬天也有帮忙拉木柴牛羊和煤块的。总之是能拉的东西他们都接。就是简森一开始只是帮忙做个力气活,跟车搬运东西。这是今年车本考下来,刚考虑爷儿俩再租一辆车,两台车就好接更多的活,结果就出了这个事儿。

  虽然医药费有严家帮忙出了,但生活费再跟严家要就连简森也没有那么厚的脸皮。所以他的腿石膏拆了之后就出去找工作。暂时没什么工作干,大过年的就在外面给人发传单,一天几十块,也不是天天能干,但他觉得自己至少没有在小舅家吃白饭。当然,还有他家的房子还有一年几千块的租金可以给小舅和小舅妈。他们这四口人还不至于没有饭吃。

  听到简森知道为家里的人赚钱想生计了。严丛心里多少是有些高兴的。他甚至为自己这种高兴懊恼,总觉得自己似乎是有些圣母倾向了。

  这个新年白爷爷被接回了京城。严丛就连白家也不用去了。于是整个寒假他都在爷爷这边住着,一边儿跟爷爷学习,一边儿陪着爷爷说说笑笑,甚至跟爷爷在周围结交的这些老人家混熟了。哪家有什么好吃的都得送到严家这边一些,都说是给孩子尝个新鲜的。

  正月初八这天,消停了挺久的系统终于又发布了一条新任务。不是主线任务也不是支线任务,是最开始重生的时候,得到的那种可以完成得到积分的空间内任务。而这次的任务是让他砸开湖面的冰层,获取二十公斤以上的鱼货。

  这种任务只有经验奖励,是没有其他附属物品的。但凿冰取鱼这种事严丛自己也很感兴趣。目前他空间里拥有的可用工具,就是那个铁锄,于是他扛起来,拎着塑料桶,带着一二三四就朝湖那边走。没想到鹅大王们也跟在了后面。

  “你们回去吧。我就是去弄几条鱼。回来给你们加餐。”

  鹅大王夫妻根本不听取严丛的意见,甚至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前面。面对这两位让一二三四都不敢惹的大鹅,严丛无奈只好跟上他们的脚步。

  湖面非常宽广。天气暖和的时候,严丛也有下水到湖边的水域看过。水下的确还有很多东西。河蚌、螺蛳之类的都有。偶尔他也回弄一些回去给小五和两位鹅大王加餐。他知道熟悉水域的深度是多少,要弄二十公斤以上的鱼货,水浅的地方根本不行。而看着鹅大王走上了冰面,而且在距离岸边大约十五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严丛觉得那两位应该是来给自己领路的。今天就那里了。

  让一二三四和鹅大王离开一定距离,他开始刨冰。不知道是不是这锄头是系统奖励的有加持的工具,用起来真是非常迅速。本来还以为会非常费劲的工作,一开始冰就很好刨开。他还担心是冰层太酥,自己在上面不安全。结果用随身携带的匕首试了一下,那硬度震得他虎口疼。

  “看来是这锄头厉害了。”自言自语了一句,看着要到水面的冰口,继续锄了下去。

  就算这冰用铁锄刨起来没那么困难,但一个盆口大小的冰窟窿也用了半个小时。此时的严丛额头上已经加了汗,但紧跟着一条鱼从冰洞里直接跳了出来,这可把他吓了一跳,但也同时高兴坏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推荐发型